在巴拿馬海岸與小海龜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作者:沈瑞筠(海外長期志工)

這一刻,我身處在巴拿馬貝拉瓜斯省(Veragus)太平洋側的瑪蓮娜海灘(Playa Malena)。前一天白天還在我居住貝省北方的聖塔菲(Santa Fe)山區小學跟合作單位辦理環境教育活動,活動結束後在同事Eric邀約下跟他啟程前往4小時車程外的瑪蓮娜,因著在巴拿馬總會遇見的無法預期因素,我們終於抵達時已是凌晨一點。

夜已深沈,多數人都睡了,我們早些收到消息這夜已孵化(及野放)200多隻海龜,無奈我們還在路程中。萬分疲憊下帶著不甘的情懷(身為巴拿馬人的Eric竟也還沒親眼見過海龜),我們仍決定至沙灘巢區探探值夜班的志工,順便看看還有沒有機會看到其他新孵化出的小海龜。

瑪蓮娜海灘與設有圍籬的海龜巢區

這個海灘雖有許多海龜上岸產卵,但因與社區相鄰,許多巢穴在孵化成功前就會被家犬扒開獵食,在巴大大學生協助下,部份社區居民也加入守護海龜行列,每晚輪班巡守海灘,一旦發現海龜上岸產卵的蹤跡,他們便將整窩卵移到設有圍籬的巢區,並填寫各項紀錄:產卵時間、孵化時間、成功孵化數…..。

藉由這些觀察記錄,他們還可以得知巢區孵化率最高的位置,累積一定數據後,便可提供未來規劃巢區位置參考。

而這一切,都是由志願人力完成。

互打燈號後我們找到了志工們圍起的巢區。相互自我介紹認識了這夜留守的大學生Willy,Willy帶我們到一個圍網前,說裡面有剛孵出來的幾隻小海龜。「哇喔~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小海龜!!」一共有5隻;為了怕干擾牠們,我們只能用微弱紅光照牠們,看牠們慢慢在圍網中爬行探索。

接著Eric在另一個巢前叫我,這個巢的第一隻小海龜正奮力準備爬向這個新世界。觀察整個過程,感覺牠小小的身子要從巢中爬出來得耗費超多能量,每每試圖爬出、動了一陣子後就會趴著休息好一會。

Eric和Willy用西文交談聊著志工參與、海龜保育、現階段對社區孩童的環境教育計畫及大學扮演的角色;似懂非懂的我則是跪在那個巢前,藉助頭燈微弱紅光目不轉睛心存敬畏的看著小海龜們一隻一隻從沙裡奮力鑽出爬上地面。

私心覺得,所有人此生至少都應該目睹一次小海龜奮力爬上地面的畫面,體會生命的脆弱與強韌。

白日孵化出的小海龜

或許是看我太大驚小怪,Willy笑著把網籠交給我,示意我負責放生這11隻小海龜。(天啊!)小心翼翼托起他們不算堅硬也沒啥溫度的小身體放進網籠,到離潮線還有一段距離處,Willy示意我放出小海龜,讓牠們自行爬行入海。

雖然很想親眼目睹小海龜入海的神奇時刻,因燈光會最小海龜造成干擾,我們只是站在黑暗中,偶而打開紅色燈光確認一下牠們的進度,多數時刻則聽著潮浪聲默默祈求牠們此生順遂。

隔天晨起後錯以為約在沙灘集合,前往巢區只見民宿大媽正在進行整理。原來民宿大媽也是社區的海龜巡守志工。

感覺除了像觀光客在旁晃來晃去、拍照外應該還可以做些什麼,用了破爛的西語問了大媽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大媽訝異的看了我,遞給我一雙手術手套,指了一個看似已經孵化完畢的巢位要我幫忙把已孵化完卵殼挖出來。於是我就跪在巢邊開始把長得像破掉的卻很有彈性的乒乓球的殼通通挖出來。

清理已孵化完的巢與蛋殼

這個清巢穴的過程,除了沒孵化成功的蛋要挑出待記錄外,還得辨識孵化出卻沒能爬出來已長蛆小海龜屍體,即便屍體已經被蛆吃得支離破碎,還是要把一具具屍體分開來以便記錄數量。最後總共挖出2顆未孵化的蛋及3具不成形的屍體。就在我挖出一個深深的坑以為工作要告一段落時,手指觸到一隻完整的小海龜,初時以為是另一具屍體,沒想到牠竟然微微動了一下,牠還活著!!我真不敢相信。

把牠舉起給場邊指導我的Willy看,他笑笑對我點點頭,小傢伙看起來很虛弱,兩側前肢都有點畸形,稍稍反折了一截。我們暫時將牠和另一隻單獨孵化的小海龜放在一起,抓了一搓沙蓋住牠以免被過強的陽光直接照射著。

發現這隻默默將牠命名為「小筠」小海龜帶來拯救了一個生命般的錯覺、心中瞬間溢滿無限感動、暗自希望牠躲過此劫後能順利平安長大;這真的是一個會呼吸的堅強小生命,不時偷看著牠一兩眼,確認牠真的存活著。

前肢略微畸形的「小筠」

那一刻,真的很感謝來到這裡、感謝大媽給了我這個機會讓我清理這個巢,得到了這個與「小筠」接觸的神奇時刻。

清理告一段落後,大媽示意我將兩隻小海龜放往大海,在白日陽光充足的海灘,可以清楚的看見牠們奮力奔向大海的小小身軀,健康的那隻小海龜活力旺盛,眨眼已跑到潮線,兩波浪頭後牠迅速頭也不回的游走了;看著手腳略微畸形的「小筠」爬得顢頇,我心理有點不捨了起來,問題如泡泡一個個冒出:是否不應該讓牠在烈日下爬行,而該直接把牠丟回海裡?這樣做對嗎?

大媽看見我的遲疑,走來跟我說,「沒有關係,就讓牠爬吧。在展開牠的生命旅程前,牠需要這個爬行的過程。」可惜我的西語理解能力太有限,那一刻在太平洋潮聲背景下,大媽的話透露著某種參透生命的禪意,她的言語帶著詩的韻律穿過我朦朧的腦。

大媽當然是睿智的,於是我亦步亦趨的跟著「小筠」走走停停,最後牠終於抵達海的懷抱,奮力揮舞著前後肢展開牠的生命旅程。

第一次與小海龜的親密接觸,也在我轉往沙灘另一頭與社區孩童一同進行淨灘活動後,劃下了圓滿的句號。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