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鯨豚 愛牠不要吃牠──冰島捕鯨公司內憂外患

本報2013年6月27日綜合外電報導,江惟真編譯,蔡麗伶審校

暫停捕鯨兩年後,冰島今年重啟長鬚鯨獵捕活動。同時,其他國家的環保團體也正積極反制。

 

2013年5月,由動物福利研究所(AWI)、環境調查協會(EIA)、鯨豚保育協會(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和日本鯨豚保育組織IKAN組成的保育聯盟發布新聞稿,要求日本寵物食品製造商陸奧農場公司(Michinoku Farms)停止使用來自冰島的長鬚鯨肉製作狗食。此款鯨肉狗食於今年初開始在網站上銷售。

輿論的力量起了作用。陸奧負責人Takumo Konno數小時內宣布停止販賣鯨肉狗食,並表示儘管此舉並不違反日本法律,但他們不願引起不滿。

5月初,多個美國動物福利和保育團體,包括AWI和EIA,聯合呼籲歐巴馬政府對重啟捕鯨活動的冰島實施經濟制裁。

2011年9月,冰島的最後一個長鬚鯨獵捕季節結束。在19個美國非政府組織強烈要求下,歐巴馬決定針對冰島的捕鯨活動實施外交制裁。但現在環團認為有必要採取更激烈的手段。

「冰島重新開始獵捕長鬚鯨,顯示外交手段並未能達到目的。」環團在給國務卿、商務部長和內政部長的信中寫道。

而截至目前為止,歐巴馬政府尚未實施貿易制裁。

全球網路行動組織AVAAZ在5月底展開連署,要求荷蘭總理Mark Rutte禁止來自冰島欲轉運至日本的鯨肉進入荷蘭港口。此連署獲得100萬人簽名。

AVAAZ達成目標並將連署書遞交給荷蘭經濟事務國務秘書Sharon Dijksma。Dijksma承諾將和鹿特丹港當局合作,停止轉運鯨肉。他並宣布將和其他歐洲相關國家共同發展出全歐洲的行為準則。

反捕鯨聲浪也在冰島內部蔓延開來。Hvalur捕鯨公司內部窩裡反,不只創辦人兼董事的兩位孫女Audur Kristin Arnadottir和Birna Bjork Arnadottir公開反對捕鯨行為。6月1日Hvalur公司的年度股東大會上,Audur Kristin Arnadottir甚至提議將公司切割成兩半,理由是捕鯨部門因為國際鯨肉禁令而沒有獲利。還有股東提議解散捕鯨部門。雖然兩個提案都未通過,但也顯示了公司內部存在一定程度的反對意見。

Birna Bjork Arnadottir則於6月初投書報紙Frettabladid ,訴說自己如何從贊成捕鯨轉為反對。他說日本鯨肉消費減少的原因之一是反捕鯨團體的努力。

日本鯨豚保育組織IKAN指出,日本2012年的鯨肉市場中有26%來自冰島,而且以特價銷售。Hvalur公司所有人、捕鯨活動的主使者Kristjan Loftsson曾宣稱,暫停捕鯨活動兩年的原因是日本2011年的地震和海嘯後,日本人飲食習慣改變造成鯨肉銷量下跌。

但是Birna Arnadottir在文章中說道,2009年長鬚鯨獵捕活動再度開始後,2009年至2010年間所捕的鯨肉部分還在日本的冷凍櫃裡。

小鬚鯨獵人們也面臨來自冰島內部的強大壓力。上個月卸任的工業部長Steingrimur J. Sigfusson在其任職最後一天擴大了法克薩佛灣小鬚鯨禁獵保護區。此舉讓小鬚鯨捕鯨人失去了80%的主要捕鯨區域,只好轉往其他區域獵捕。

「此舉對我們的產業帶來負面影響。但是我們期望新任(農漁環境)部長能立刻撤回此修改。」小鬚鯨獵捕協會成員Gunnar Bergmann Jonsson表示。

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FAW)正在雷克雅維克舉辦「愛牠別吃牠」反獵捕小鬚鯨活動,今年邁入第三年。IFAW成員Sigursteinn Masson說此活動已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力。

Masson指出,「2009年在國外賞鯨船上進行的問卷調查顯示,高達40%的遊客在冰島時曾吃過鯨肉。而在IFAW去年夏天進行的調查,此比例降低至22%。」Masson也補充,2009年被捕的小鬚鯨有81頭,2012年下降至52頭。

「我們正在發起一個叫做『無鯨餐廳』的新活動,將鼓勵今年近20萬人的賞鯨遊客到這些承諾不銷售鯨肉的餐廳消費。」

Hvalur公司的8艘捕鯨船剛回到冰島,共捕了11隻長鬚鯨。本季的配額是154頭,雖然2006年重啟商業捕鯨以來,每年的配額從未達到過。

小鬚鯨的處境亦然,2013年可能有高達229頭小鬚鯨將被獵捕。

【參考資料】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