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拖網漁船大肆捕撈磷蝦 企鵝食物消失了

中、俄、挪威 聯手阻設南極海洋保護區
本報2013年5月1日綜合外電報導,江惟真編譯,蔡麗伶審校

大家都喜歡企鵝,但很少人知道4月24日是世界企鵝日。也很少人知道,由於氣候變遷以及歐洲和亞洲的巨型拖網漁船環伺南極洲海洋,企鵝正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

 

企鵝是受保護的物種,但他們的主食磷蝦卻日漸被大型加工拖網漁船蠶食鯨吞。同時,化石燃料的排放也讓南極海的酸度越來越高,嚴重影響磷蝦數量。

此外,在南極海設立兩個海洋保護區的提案受到中國、俄羅斯和挪威的阻撓。

南極海洋聯盟(Antarctic Ocean Alliance)是30個科學和環保團體所組成的聯盟。其歐洲協調人Donna Mattfield指出,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委員會(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CCAMLR)原本預計去年設立保護網,但最後卻未能達成共識。

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委員會的25個成員國已承諾建立保護網,但在東南極洲和羅斯海設立海洋保護區(MPA)的提案未能獲得所有會成員國同意。Mattfield告訴IPS,各會員國原本已同意在南奧克尼群島建立一個小型海洋保護區。

「沒有任何科學證據顯示海洋保護區不具必要性,」他指出,目前全球超過98%的海洋沒有受到任何保護性的管理。

擬定的海洋保護區涵蓋了數百萬平方公里的南極海,包括多用途區及禁捕保留區等多個等級。今年7月,CCAMLR將在德國不來梅的特別會議上做出最終決定。

「南極海面臨的氣候變化和資源開採壓力越來越大,而羅斯海和南極洲東部地區則是目前受到影響最小、最健康的,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海洋,也是地球上僅存的最後淨土,更是科學家眼中重要的『活實驗室』」。非政府海洋保育組織Deepwave海洋生物學家及領導人Onno Gross表示。

全世界18種企鵝中有13種受到嚴重威脅,需要特殊的保護。過去的幾年裡,隨著磷蝦市場快速成長,加工拖網漁船前仆後繼進入南極海捕撈磷蝦,作為鮭魚養殖飼料。

最近,磷蝦開始被大量用來製作保健食品和藥品,原因是據稱ω-3脂肪酸可預防心臟疾病和關節炎等炎症性疾病。

「ω-3脂肪酸可以從植物中攝取,並不需要特別從魚蝦中獲得。」綠色和平組織海洋保育人士Thilo Maac說。

Maack告訴IPS,由於歐洲水域的漁獲量大幅減少,歐洲國家甚至資助建造大型拖網漁船,並陸續前進西非和南極海大肆搜刮。

據他所知,至少有兩艘德國製的大型拖網漁船正在捕撈磷蝦。 「這非常荒謬,我們已經必須到世界的盡頭尋找最後僅剩的一點漁獲。我們還是沒有從錯誤中得到教訓。」他說。

CCAMLR已經訂定磷蝦配額為400,000噸,目前約有50艘拖網漁船不停在寒冷危險的水域進行捕撈。就在上週,中國的超級拖網漁船在羅斯海起火,近100位船員獲救。所幸拖網漁船的萬​​噸柴油沒有洩漏出來。

南極磷蝦並不是瀕危物種,他們的數量可能有上千萬或上億噸。然而,南極海正經歷極快速的變化。磷蝦幼蟲的食物藻類生長在海冰的底部,但是由於南極半島氣溫上升,海冰正在迅速減少當中。

據估計,南極海的磷蝦數量從1970年代以來已經下降了80%。

來自化石燃料的二氧化碳排放讓海水酸度50年內增加了30%。變酸的海水使海蝸牛等有殼生物的殼變得脆弱。南極海的部分區域已經出現這個現象。若二氧化碳排放量持續升高使酸化加劇,磷蝦更是首當其衝,Maack說。

普利茅斯海洋實驗室海洋學家Carol Turley曾告訴IPS,減碳若沒有重大進展,到了2040年,南極海將會變得太酸導致有殼物種無法生存,包括大多數浮游生物和磷蝦在內。

「我們希望德國作為CCAMLR的主辦人,能在7月的會議上說服中國、俄羅斯和挪威同意兩項海洋保護區提案。」Maack表示。

Mattfield相信爭取的過程將會困難重重,但他說,「這是設立歷史上最大保護區的機會」。

【參考資料】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