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鈎吻鮭魚發現一百周年 瀕絕處境待解

終生生活在七家灣溪及雪山溪下游的台灣鈎吻鮭(舊名櫻花鈎吻鮭),飽受基因窄化、全球暖化威脅,到底還有多少機會存活?1917年發現、1919年正式命名的台灣唯一的鮭魚,命名上又歷經哪些波折?為了紀念台灣鈎吻鮭發現百周年,台博館辦特展,揭露其生態習性及保育困境,寒假、春節期間不妨觀展,一同思考如何突破台灣鈎吻鮭生存困境。 喜歡低溫的國寶魚 受全球暖化衝擊 大甲溪上游的七家灣溪,住著一群超級怕熱的魚類——台灣鈎吻鮭,學者推估大約78萬年冰河時期迷途到了台灣大甲溪,並因河川海拔夠高得以生存至今,是低緯度地區罕見的陸封型鮭魚,也是西太平洋鮭魚分布的最南界,只能生活在水溫17℃以下的溪流,日治時期即被標定為「天然紀念物」加以保護,因此有台灣國寶魚的美譽。 依據林務局資料,原先廣布於大甲溪上游合歡溪、雪山溪(武陵溪)、南湖溪、司界蘭溪、有勝溪與七家灣溪等支流的台灣鈎吻鮭,由於河川整治、氣候變遷等因素,使得環境惡化,僅剩約7公里長的溪段可供棲息。 台博館副研究員謝英宗表示,鮭魚是喜歡低溫的魚類,分布地點都在溫帶、高緯度;台灣屬於熱帶亞熱帶,喜歡低溫的魚類不多,台灣鈎吻鮭的存在凸顯台灣地形獨特之處。 一般認為台灣鈎吻鮭是在冰河期時,順著由台灣北部匯流入海的古河流上溯至大甲溪。為何選擇大甲溪?謝英宗表示,學術界推論,冰河時期分布區域可能不只大甲溪,而是廣布中國、琉球群島,但當冰河消退、...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