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簡琳玲:保護藻礁是台灣獨有的地球公民責任

從太空看地球,看到的是一顆藍色的星球,承載著約75億的人類和無數不同型態的生命。事實上,地球上這麼多人類的活動和生活的是由全球多樣的生態系統所共同支持 。儘管類別與所在的區域不同,生態系統彼此之間是互相影響,對任一生態系統的破壞也將影響其他的生態系統,最終影響到地球所承載的生物。 在演化的長河中,人類出現在地球的時間僅是最後的短短數秒,但卻對大自然造成巨大的改變。現今的我們正共同面對遽變之後的苦果,包括愈來愈頻繁、規模更大、更難預測的天災,如森林大火、颶風、颱風、水災和旱災。倘若台灣桃園藻礁生態系消失於地球,將會是這些苦果再次的迴光返照。 藻礁面對台灣能源轉型和國家機器的運轉,被定位為環境問題。「生物多樣性之父」威爾森博士(Edward O. Wilson)在「知識大融通」(Consilience)中曾經提出這樣的建議:「政府的決策如果影響到環境,必須先從認識環境問題及正確的決策開始,再依道德判斷來尋求決方案。之後考慮理性思考的生物基礎,從中了解社會習俗是生物、環境和歷史的產物,最後才回到環境政策的制定」。 因此,對於藻礁的保護,我嘗試做以下簡單連結: 從生態保育的角度來看藻礁 達爾文1835年到加拉巴哥群島的造訪,拉開了演化生物學的序幕,更為島嶼生態學與生物地理學奠下重要基礎。由於長時間與遠距離的隔離,島嶼常常演化出屬於該區域才有的「特物種」,...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