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惠真:7000年的藻礁青春,出嫁/價吧!


5月26日的晚間新聞中,鏡頭前幾位我所熟識的生態學家在大潭藻礁的議題上,吵起來了。一方試著說明該處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另一方質問證據在哪裡?這是生平第一次見到生態學家堅定地以生態狀況不佳為理由,支持犧牲一部分區域進行開發。後來得知,中油承諾捐1億元作為日後復育藻礁的研究經費,而這被視為是願意善盡社會責任。所謂的一小部份的開發,卻是在長達27公里桃園藻礁海岸的正中間位置。 數日後,更出現也是我熟識的珊瑚研究學者在此區發現名列一級保育類動物名單尚未滿一個月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消息。這種強烈的落差,不只我被好幾位同事詢問,相信在民智已開的台灣社會,產生很多好奇與討論。 對於以中台灣泥灘型濕地研究為主的我而言,過去雖有聽聞藻礁一詞,應該還是屬於「珊瑚礁與藻礁傻傻分不清」的一群。不過,基於 「no empty niche」的生態學觀念,心想桃園藻礁應是國內珊瑚礁生態研究群的研究主題之一。對於桃園,我實在很陌生;印象中的桃園,環境污染問題多多,除了將桃園等同於RCA之外,所知有限。 花一些時間上網查詢後,發現我的錯誤還不少;以為桃園就是以埤塘為主的水域生態系、誤以為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就是大潭藻礁,更以為桃園海邊各種工業區林立,該也如西海岸其他地區一樣的水泥化,卻發現這一區是沒有海堤的自然林海岸。查遍資料,發現連國內外教科書都少有此類淺海藻礁生態系的描述,...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