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追候鳥:天敵

找到巢後我們用旗子標記,定期觀察巢的狀況以了解水鳥的繁殖成功率。直接把旗子插在巢旁太過醒目,未免招來天敵,我們在巢的北邊1公尺與5公尺處各插一支冰棒棍,10公尺處才插上旗子。來自加拿大研究瓣足鷸的Willow說,她們在阿拉斯加Nome的研究地點有沙丘鶴繁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沙丘鶴很快便學會沿著冰棒棍找到巢,所以她們改成用竹籤標記,我在探巢時偶爾得花些時間才能找到草叢中的冰棒棍,如果常在草叢中找竹籤,我想媽媽以後就不用擔心針掉到地毯上了。 探巢時,我們依循標記找到巢,確認親鳥仍在孵蛋,這是個有趣的步驟,我們盡可能從遠處觀察以降低對巢的干擾,但有時已看到冰棒棍、知道巢就在它1公尺外的草堆中,卻怎麼也看不到親鳥,於是往前挪幾步,這時才有一個身影不滿地咕噥了一聲從草堆中竄出。有時氣氛更微妙,我在巢外2公尺張望,心想親鳥應該不在吧,正想定眼瞧瞧蛋是否完好無缺,才發現原來巢裡有隻鳥正壓低脖子和我四眼相對,用「你看不見我」進行腦波攻擊。 我以為只要我一個眼神就能震懾住短尾賊鷗,想不到接近牠們的巢時還是被攻擊、從頭上呼嘯而過,原來我也只是一介平凡人啊!攝影:睏寶 對牠們來說,我們就是天敵,然而真正會把蛋或甚至成鳥嗑掉的動物,比我們敏銳多了。在某一樣區的邊緣,有一對短尾賊鷗繁殖,牠們在苔原上低飛、掃視著地面,好像戰鬥機一般,蛋或幼鳥都可作為牠們的食物,讓牠們回巢反芻養育牠們的寶寶。總有幾次探巢時...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