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再生】懷「角」其罪 高鼻子大眼睛的草原萌主:賽加羚羊

作者:Malcolm DJURIC;翻譯:馮加伶;編審:洪郁婷

賽加羚羊。繪圖:Malcolm

賽加羚羊 Saiga Antelope (Saiga tatarica
分類
目:偶蹄目
科:牛科
屬:羚羊亞科
特徵:冰河時期的歐亞草食者

野外族群量概況(1970年):大約125萬頭
現存野外族群量概況:5萬頭
在過去15年間,總族群量急速減少了85%
亞種:賽加羚羊又名高鼻羚羊,分成兩個亞種,一為Saiga tatarica tatarica (極度瀕危),另一種為Saiga tatarica mongolica(極度瀕危),蒙古西部特有種。

主要威脅:

  • 傳統中藥材
  • 羚羊肉
  • 氣候變遷
  • 流行病
  • 棲地破碎

歐亞大陸有一種很獨特的哺乳動物──賽加羚羊,它是唯一一種能夠適應歐亞草原如此寒冷惡劣環境的草食動物。它們通常會成群的四處遷移,尋找適合的牧場。歐亞草原從東歐延伸到中亞,包含平原到高原等不同的地景,植被主要為可適應溫差劇烈和乾旱環境的不同草種,而樹木只會在河流旁邊生長,因此,歐亞草原的環境與沙漠相似。

賽加羚羊的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奇特的鼻子。科學家表示,腫脹的鼻子是為了適應草原的惡劣環境:夏季時用來過濾灰塵顆粒,冬季時可以讓空氣變得濕潤溫暖。

只有雄性羚羊有角,直到最近這些角依然在當成中藥使用。

雄性羚羊。攝影:Singh, N. J.

賽加羚羊現存於俄羅斯的卡爾梅克共和國、哈薩克以及蒙古的兩個不同的區域。哈薩克的族群會往南邊和西南部遷移,所以在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也有賽加羚羊棲息。蒙古地區的族群,則被視為另一個亞種,學名為 Saiga tatarica mongolica

根據近代歷史記錄,歐亞草原更西邊的喀爾巴阡山脈(在黑海和北高加索區周圍),在18世紀的初期都還可以見到賽加羚羊的蹤跡。

從賽加羚羊的骨頭化石記錄得知,冰河時期賽加羚羊的分佈範圍很廣,曾棲息於大不列顛群島與其他的大型哺乳動物一起覓食。

因為對草的高度依賴,賽加羚羊對氣候變化非常敏感,如果夏季時異常溫暖、乾燥或是嚴冬,都會對糧食供應造成直接影響。因此,賽加羚羊的族群數量會隨著氣候變化而波動,特別是在春季時,有些母羊可以生下兩頭小羊。

賽加羚羊母羊與小羊。圖片來源:ARKive image 

西元1920年,賽加羚羊的保護計劃啟動

現今,賽加羚羊被列為瀕臨滅絕的動物,不過,其實早在西元1920年蘇聯政府就已經開始保護賽加羚羊。環保主義者注意到賽加羚羊的族群量不斷減少,促使政府採取嚴厲措施,禁止狩獵並進行族群量的監測,讓賽加羚羊的數量逐漸恢復。這是首次成功的保護計畫,在西元1950年時,即可再度見到大規模的羊群,因此再度有控制性的開放狩獵。據說,賽加羚羊的族群量曾一度高達200多萬,直到前蘇聯解體之後,族群量不停波動,政府也跟著調整狩獵配額。

西元1990年之後,族群量直線下降

蘇聯的解體對於物種的未來造成了一些直接影響,賽加羚羊的棲息地,原本是一個國家的一部分,後來卻被分散成好幾個年輕國家。原本由蘇聯政府進行的監測計畫改由當地自行進行,而且這些新的國家並不總是把保護計劃設為優先,他們還得應付政治上和國家發展的各種挑戰。

有些國家,如哈薩克斯坦,有適合賽加羚羊棲息的大片草原,但是該國卻將可以大量獲利的經濟發展(如石油和天然氣開採)看得更重要。反盜獵監測的停擺也讓非法盜獵更加猖獗,賽加羚羊的肉和角在中藥黑市的價格極好。

儘管曾經有在中亞分佈的歷史紀錄,賽加羚羊的棲息地已經是世界上人口族群量較少的地方,卻還是成為人類壓力的受害者,在短短的15年間,賽加羚羊族群量大幅減少約95%。

賽加羚羊備忘錄,西元2006年9月24日,決定性的轉折即將發生?

在西元2006年9月24日時,國土內涵蓋賽加羚羊棲息地的國家齊聚一堂,討論並簽署了一份賽加羚羊備忘錄,旨在聯合發展一套永續的保育政策。在聯合國(遷徙物種公約)會議的主持下,簽署國包括烏茲別克、土庫曼斯坦、蒙古、哈薩克斯坦和俄羅斯聯邦。

該備忘錄的內容包括調查賽加羚羊的族群量和活存率,這需要各國之間相互協調、密切合作,再搭配獵捕量的嚴格控管,只要盜獵量控制得宜,這個備忘錄就成功在望。因此,此備忘錄的目標是讓賽加羚羊的族群量得以恢復,同時又容許適當的人為利用。(註:目前,在各國獵捕賽加羚羊依然是違法的。)

在某些地區,賽加羚羊的數量逐漸穩定,亦傳出稍微成長的好消息。然而,從整體來看賽加羚羊的族群量依然相當脆弱,除了人類造成的壓力,它們對病蟲害、氣候變化和地區性遺傳多樣性不足等因素亦相當敏感。

賽加羚羊面臨的威脅

棲息地破碎化:

儘管它們的棲息地已經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地區,還是會被一些大型的工業開發計畫迫害,像是石油、天然氣開採(管線結構和圍牆),加上複雜的地緣政治背景(邊界,在賽加羚羊備忘錄簽署之前,各國之間沒有協調出任何國際性的保育政策)。

盜獵:

賽加羚羊羊群是當地社區的肉類來源,而且價格低廉。有兩個主要的因素造成這個現象,其一,中亞地區在過往沒有積極的保育政策,直到最近才好轉。其二為蘇聯瓦解後,有些地區的居民很貧困。

中藥材:

中國的經濟成長,讓富人對賽加羚羊角的需求推波助瀾。

加上為了獲取肉類來源的盜獵行為,讓非法獵殺相當猖獗。此外,為了因應中藥需求的盜獵行為,對賽加羚羊的性別平衡造成影響(因為只有雄性有角),因此科學家發現僅存的賽加羚羊族群中成熟雄性的比例極低。現在,成熟的賽加羚羊雄性與雌性的比例為1至10隻的雄性比上100隻雌性,懸殊的性別比也削弱了這種瀕危哺乳動物的繁殖成功率。

賽加羚羊的羊角。圖片來源:WWF

為何賽加羚羊這麼重要?

賽加羚羊是草原生物群落的基本成員,身為一種草食動物,它們能夠控制不同草種的生長速度,此舉有助於草原植物的多樣性。它們是食物來源,不僅對人類而言,也是其他草原掠食者的食物來源,如狼和山貓。它們是歐亞草原大型哺乳動物的活證人,在冰河時期,這些賽加羚羊曾經和長毛象、披毛犀和野牛等大型哺乳動物一起在歐亞草原遷移。

身為一位公民,我能為賽加羚羊做什麼?

為了幫助賽加羚羊,我們應該:

  • 拒絕購買和使用由賽加羚羊(身體部位或是器官)製成的任何產品,無論作為藥品、裝飾品或是習俗儀式。
  • 支持各地的賽加羚羊保護計畫
  • 如果負擔得起的話,請支持生態旅遊。讓您的孩子有機會親眼見到歐亞草原生活的奇妙生物。

※ 討論

保育和狩獵控管,可以達到永續平衡嗎?
老虎與賽加羚羊的處境相比,主要的差異為何?
※提示:族群的動態平衡、食物、性成熟年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