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作物耐得住氣候衝擊 花蓮農改場積極向部落取經

本報2016年2月17日花蓮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面對風災、寒害種種極端氣候衝擊,台灣農業戰鬥力可能隱藏在原鄉部落中!花蓮場去年成立的「原住民農業研究室」,積極向部落尋求傳統作物種原,這些長期馴化、經過環境歷練,藏種於部落的原生作物,有望成為極端氣候下糧食安全的解方。

花蓮農改場與原住民部落合作發展傳統作物護食安,抵禦極端氣候!圖為織羅部落的葛鬱金。攝影:廖靜蕙

花蓮農改場與原住民部落合作發展傳統作物護食安,抵禦極端氣候!圖為織羅部落的葛鬱金。攝影:廖靜蕙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去(2015)年8月正式的原住民農業研究室,針對原鄉特色作物進行保種與研發,期能促進原鄉農業文化特色發展。成立之初,積極募集原住民傳統作物種原。

事實上,花蓮場輔導花蓮、宜蘭原住民農特產業發展早有基礎,花蓮場副場長范美玲表示,幾乎是傾全場之力、針對不同農業專業分工,陪伴、輔導原住民部落發展傳統農業。例如,前進部落的行動教室,協助蒐集原鄉野菜種原後,與邦查農場合作栽培協助種原保存及擴大,也協助太巴塱部落傳統紅糯米的純化,及東海岸新社及靜浦部落傳統釀酒米的留種及繁殖。

原住民農業研究室主持人林泰佑指出,原住民部落在農業環境上,因人口老化缺乏人力,又位處山區或灌溉水源不足之處,生產成本相對提高,若以大宗市場為導向,如水稻、平社會常吃的蔬菜,競爭力大受考驗。

反而隨著食品安全、養生等種種因素,原住民特有的農產作物更具優勢,因此研究室以找出特色作物選育成經濟作物為目標,獨具價值又能維護食品安全。

此外,這些作物由部落不斷種植而長期馴化、藏種於部落,當台灣農業環境面臨極端氣候衝擊時,反而更具耐逆境特質的特質,因此得以異軍突起,保障糧食安全。這些作物獨特的營養成分和機能性,常口耳相傳於部落中,也能透過研究室研究印證,並挖掘更多隱藏的價值。

研究室成立的第一步,就是充實資料庫,以及種原庫。「在發展部落傳統作物中,一定涉及種原保存,傳統的一些使用文化、利用方式,文化上或季節上的意義,都會一併收集。」林泰佑說,部落長年保有的優良種源,可能因人口老化隨之流失,令人擔心一些栽培品種可能難以抵禦氣候變遷的衝擊,到那時候談保種育種都太遲了。

為發展部落特殊農產業提升競爭力,研究室將針對部落特有作物進行品種改良及研發,同時研究與發展紅糯米、中草藥、野菜、雜糧,這類原鄉特色作物的有機栽培技術,在研發方面則聚焦在原生豆類。

花蓮縣光復鄉的「馬太鞍」這個地名(部落名),就是阿美語樹豆的意思,象徵適合種植樹豆之地,而樹豆蛋白質、異黃酮抗氧化物成分高,在原生環境生長,具有抗逆境的能力,可導入現有的黃豆品種中育種。其他如鵲豆、萊豆等豆類,也期待能循著類似的脈絡,與部落一起尋找農產業契機。

樹豆是阿美族傳統作物,馬太鞍就是阿美語樹豆的意思。攝影:廖靜蕙

樹豆是阿美族傳統作物,馬太鞍就是阿美語樹豆的意思。攝影:廖靜蕙

另外,根莖類作物,如葛鬱金、樹薯,都是重點作物。這半年積極與織羅部落合作葛鬱金研發,朝品種改良、養分分析及建構產業模式發展。

林泰佑說,面對極端氣候,保種是在跟時間競賽,不少部落耆老都逐漸失落,留存在記憶中的知識還來不急紀錄、流傳下來。

港口部落的舒米如妮為了重現記憶中的釀酒技藝,復耕大葉田香草做酒麴,而這還算幸運。林泰佑在新社部落聽老人家提到7種做酒麴的植物,現在只記得4種,而且只知噶瑪蘭語叫法,沒有中文名,一些遺忘了的物種,必須要看到才知道;在南安部落,族人告訴他以前家裡都種個3、4分地紅藜,要釀酒時,就拔一些來當酒麴,現在卻成了榖類添加物,但部落根本不是這麼用。

林泰佑聽到耆老以前種過什麼,快要失傳了,就會希望能留下種原,以專業的方式保留下來。研究室成立之初,很多事情要做,資料庫有待補充,他到部落逢人就說,有傳家品種要記得分送給改良場,讓改良場協助保種選育,守候糧食安全。

除了穩定部落一級產業之發展,並針對原住民特色作物改良及開發新的食品加工技術,並投入地區休閒旅遊等二、三級產業等社會科學研究,以活絡原住民部落經濟,提高原住民之收入。

目前研究室鎖定幾個大類不設限保種,例如:

  • 糧食作物:野菜、豆類、禾本科、黍類、薯類、根莖、塊莖、翼豆等;
  • 香料作物:馬告、刺蔥、香椿、大葉田香等;
  • 染料作物:木藍、山藍、大青、薑黃、薯榔等;
  • 編織作物:黃藤、黃麻、苧麻等;
  • 建造作物:刺楊木、箭竹等。

民眾提供珍貴種原可撥打花蓮場原住民農業研究室「原住民作物保種專線」03-8521108轉341。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