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豹狂想曲》之二:失序山林

作者:邱志郁(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台灣雲豹。作者:Joseph Wolf。

台灣山野間,到底還有沒有雲豹?

這個有趣的議題,每隔一段時間,就被關切和提出討論。農委會也數次資助學術機構進行大規模的調查研究。

最近的一次調查,將在今年正式結束。這次耗時多年的調查,動用了1500個紅外線感應器和400台相機,追蹤全台灣各地,尤其是雲豹最可能出沒的東部和南部深山地區。如此大規模動員,卻未能拍攝到雲豹的任何蹤跡。這項結果,破滅了大家所抱存的最後希望,正式宣告雲豹已經在台灣滅絕。

雖然是個讓人感傷的結論,卻也不至於感到太唐突意外。

就以雲豹的生態習性而言,雲豹所喜歡棲息的環境,是以樟樹為主的原生闊樹林,可惜目前台灣已砍伐殆盡。賴以維生的梅花鹿、獼猴等哺乳動物,又幾乎都列進了亟待保育或瀕臨滅絕的名單當中,數量稀少。再者,台灣遍佈密如蛛網的道路,已將山林生態切割得支離破碎,更阻礙了野生動物族群交配繁殖的機會。生存棲地、食物來源都已無著落的現實環境,讓雲豹自然存活繁衍的希望落得極為渺茫。

雲豹之類的肉食性猛獸,和人類是都位於食物鏈頂端。這些猛獸,除了和人類形成競爭和衝突的關係之外,對於自然生態系,究竟又具體扮演著什麼樣的意義和功能?

綜觀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人類不斷開發和破壞原始生態系,也對猛獸予以無情追殺。雲豹的美麗毛皮和肇因於人類「豹死留皮」的炫耀心理,更加重雲豹被濫捕的劫難。極為弔詭而諷刺地,雲豹之類的肉食性猛獸,竟然是一直透過間接的方式,庇蔭人類的生存環境。

近代許多新型的流行病,歸結其發生的原因,就是和地球上大型掠食者數量減少有關。例如,非洲的獅子和獵豹數量,隨著盜獵和棲地範圍縮小而日漸減少,導致猿猴數量激增。原本存在猿猴身上的病原,諸如愛滋病毒、伊波拉出血病毒、腸道寄生蟲…,得有機會轉移到附近居民身上,隨而傳播蔓延甚至爆發災難。

美國中西部的美洲獅數量減少,導致當地鹿群數量激增。鹿群啃食了大量的地被植物,威脅到生態系的物種多樣性,也導致地表裸露,改變溪流的流向和地貌,衝擊周邊的生態環境。

欠缺雲豹等猛獸的台灣山林,在野生動物的保育上,形成了詭譎難解的一塊拼圖。

近年來,墾丁國家公園進行梅花鹿的復育工作,似已有所成效,但也引發意想不到的考驗。梅花鹿嗜食樹木幼苗,斷絕了幼小樹苗順利成長的機會,影響到森林的天然更新作用,終將導致林木老化,妨礙森林的生態平衡。再者,梅花鹿也可能竄出森林,鹿隻軀體碩大,有橫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顧慮。

綠島也存在梅花鹿野放的問題。尤其是綠島面積狹小,受到環境衝擊的效應格外明顯。除了梅花鹿之外,過度放牧山羊,更加劇表土裸露侵蝕。有多少人會意會到,除了人類之外,溫馴的梅花鹿和山羊,竟然也是殘害小島森林生態的殺手?

山羊,山羊,俯首領受陽光。
海宇昇平,豈非假象?

綠島放牧羊群數量太多,過度啃食植被,已造成地表裸露,影響水土保持,危及島嶼生態。攝影:邱志郁

山羊,山羊,有你樹槁地荒。
漂泊地圖,怎堪相忘。

山羊攀爬在垂直峭壁上,呈「之」字形的羊腸小徑(左);山羊啃噬林投樹林,形成侵蝕崩塌的草地(右)。山羊具備極強的攀登和攝食適應能力。枯黃禾草甚至尖銳帶刺的林投樹葉,皆無礙於山羊嚼食。在植物不易生長的乾旱、瘠劣環境,山羊對於植被有極大的破壞力。草原過度放牧山羊,便是地球荒漠化的主要原因。攝影:邱志郁

廿多年前我曾到日本瀬戶內海的小豆島參觀,島內有座觀光猴園,圈養數百隻的獼猴。園方定時定點餵食,也販售飼料提供遊客參與,滿足了遊客的興致,也照顧了猴群的豐富營養。卻也出現眼前的景象:山林的樹冠上層樹枝都白了一圈,好似旌旗林立,蓄勢待發的獼猴軍團陣式。盤據此地數量龐大的猴群,大肆剝啃樹皮樹葉,已明顯傷害到林木的生長。

台灣獼猴目前是保育類動物,受到法令保護,不得捕捉傷害。民眾不敢明目張膽挑戰公權力,但是官員們卻沒有教導民眾,如何面對局部地區獼猴繁殖過度所造成的難題。諸如:對於遊客的侵擾、對於果園農作物的危害、對於林木生態系的衝擊,甚至衍生人畜共通疾病傳播的潛在危機。

美國黃石國家公園就曾經發生鹿群繁衍過多,為害森林生態的困擾。最後所採用的辦法,是糾正了過去的錯誤,重新引進原本已被趕盡殺絕的灰狼。在當地復育狼群之後,終於克制了鹿群數量,舒緩了林木無法更新的現象。除此之外,美國幾處森林開放季節性狩獵,也是控制鹿群族群,保護森林生態的權宜辦法。

然而,台灣幅員太小,國人守法的觀念亦不足,開放狩獵可能連帶造成野生動物全面性的浩劫。

以上這些事例,說明了生態系遭破壞後,處理棘手。一知半解,卻又偏執的生態經營,不但難以預期,且後果堪虞。

欠缺食物鏈頂端消費者的山林,是傾斜失序而隱藏危機的森林生態系,默默蓄積著負面的能量。終將導致退化或崩潰,人類也將面臨生態環境的反撲。

欠缺雲豹的台灣山林,今後將會如何調適和演化?森林生態系的秩序,是歷經千萬年演化調整的結果。人類的智慧尚未能完全參透其中的奧秘,人類也絕對不是大自然稱職的仲裁者。

人世間常有的經驗,縱有嫌隙怨懟,一旦真正失去了曾經相處過的伙伴,才體會和懷念其重要價值。我們固然已無從挽回告別雲豹的遺憾,但是我們仍有機會避免下一個惆悵──目前岌岌可危的台灣石虎(山貓),絕對不可再被列進滅絕的野生動物名單。

生命轉折,悄悄掛在不期而遇的角落。
掙脫一道出口?卻萌生更臃腫的疑惑。

生命轉折,悄悄掛在不期而遇的角落。掙脫一道出口?卻萌生更臃腫的疑惑。在現今無人居住的馬祖大坵島上,野放的梅花鹿儼然成為了最具實力的主宰者。荒廢的碉堡和石屋牆上,原已爬滿了薜荔攀藤。梅花鹿群將牆面下緣的薜荔枝葉啃噬殆盡,形成宛如人工修剪過的模樣。梅花鹿雖深受民眾喜愛,但倘若不控管其族群數量,將會荼毒島嶼的植物生態。攝影:邱志郁

走過天涯海角,
任那歡笑,朵朵飛揚。
有妳,小綿羊。
咱們,一起去看山羊!

綠島常見的天然割草機(左圖),成群結隊的另類羊群─小綿羊機車(右圖)。天然割草機固然節能環保,卻也有剝光草皮的顧慮。日本管理國家公園的無人島,嚴格規定每個島上只能放牧一匹羊,就是為了防止羊群迅速繁殖,啃食過度成災。小綿羊機車充斥綠島,帶來噪音和廢氣。雖暢快了遊興,卻叨擾了這塊救贖自由和平的聖地。中國大陸普及的充電機車,真是該推廣在這觀光島嶼使用。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