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豹狂想曲》之一:雲豹,雲豹,你在凝視何方?

作者:邱志郁(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台灣雲豹。作者:Joseph Wolf。

序曲──

縱使叢林不再呼吸
縱使小綿羊和野狼一樣聒噪
縱使千個萬個月亮低掛
更有那眩目不絕的流星
從四方竄動匯集 
糾結迷惘心驚
我還是信守千百年前的優雅
用日月淬鍊的榮耀
奔馳在摯愛的土地

〈雲豹〉,摘自《台灣自然生態詩語─動物篇》,2009


首部曲──驚艷台北

雲豹,雲豹,你在凝視何方,
可知我心同樣迷惘?

圖片來源:邱志郁

記得是在那飄著細雨的午後。灰濛濛的天空,灰濛濛的台北水泥叢林,伴隨著久候公車,灰濛濛的心情。突然,一隻漂亮的雲豹出現我眼前。

飄然而逝的驚訝中,捕捉到幾秒鐘的凝視。那金黃色的倩影,憂鬱略帶焦慮的神情,久久澎湃我心海。

還有什麼樣的車款命名,會比這更令人悲喜莫名。早已被趕盡殺絕的雲豹,如今總算贏回遲來的尊敬。落落大方地、從容優雅地在首都的車陣中,昂首徐徐前行。

絕大多數的台灣人,總會直接將森林和高山畫為等號。大多數的台灣人,並不知道台灣各地平野,原本遍佈數百年甚至千年生的樟樹原始林。直到400年前,雲豹、梅花鹿、黑熊,都還在台灣的平地上自在遨遊。簇擁原野生命活力的感動,怎會遜於當今世界上任何莽原叢林?

雲豹,這美麗的動物從台灣徹底消失,是無法撫平的傷痛。國人是否已記取教訓,還是要讓黑熊、穿山甲、山羌步上後塵?已高度開發的台灣,現今是否還需要更多的馬路,將蕞爾小島切割地更破碎,讓野生動物永遠失去棲息藏身處所?唯有提升全民的保育觀念,才是鍛造斬妖除魔的寶劍,足以斬斷短視政客的裹挾訛詐。種種理念,是可透過生活周邊點點滴滴的覺醒,加以匯集實踐。

國軍雲豹裝甲車,搭載陸軍健兒,像雲豹般驍勇撟捷,燦爛地捍衛疆土。國光號雲豹客運車,承繼雲豹的翩翩風采,安穩飛馳國道,亮麗地解慰鄉愁。

雲豹不僅喚醒了國人深層的歷史回憶,更成就了台灣堅毅自信、托付任重的價值標記。我要為這些精彩絕倫的創意喝采祝福。落實保育觀念,豈能困守博物館和教科書?

繼本地的魚,鳥,獸分別登上新台幣二千元、千元、五百元紙鈔後,何不更進一步將本地動植物納入二百、百元紙鈔,乃至各式硬幣?澳洲的硬幣、郵票的設計,就正是令人稱羨的絕佳範例。袋鼠、鴯鶓、鴨嘴獸、無尾熊、針鼴各種特有的動物,一一貴為主角,美不勝收,更凸顯當地特色。

主事者的用心令人激賞。跳脫政治意識形態的糾葛,讓榮耀還歸土地原本的主人,最為善美純真。倘若雲豹、黑熊、山羌、藍鵲、穿山甲、果子貍都能融入本土鄉土教材、兒歌漫畫,伴隨台灣之子的快樂童年,新一代的台灣人豈忍貪食山產野味?豈會坐視台灣最後的淨土被盲目地開發盡毀?

財富和權勢無法永遠持有,正如無法禁錮所有的心靈;
美德源自於對生命的尊重、不忍脅迫宰制的高貴性情。

蒐集廿年的各國硬幣,十年前被宵小整盒摸走,懊惱至今。承蒙邵廣昭博士、湯森林博士、劉俊毅同學翻箱倒櫃找出澳洲硬幣,得以及時補上思念,謹此致謝。攝影:邱志郁

又一個週末,特地背著相機,守在雲豹曾經現身的街頭。癡癡苦候,遍尋不得,何其落寞。

一路走到台北總站,總算發現芳蹤。兩部雲豹車,塞在傳統藍紅白線條相間的車陣中,反而顯得窘迫和侷促。國光號並不都是雲豹車,雲豹車也只是在車尾畫著佇足凝視遠方的雲豹。金黃的車邊,彩繪抽象的花紋,雖標示「雲豹」,卻未能彰顯奔馳大地的雄姿。高鐵正式營運,公路長途客運的競爭更形嚴峻。台汽公司既然是國道客運的盟主,何不善加利用長期獲得國人信賴的優勢,以雲豹的金字招牌,重塑領導者的企業形象?不但可將長程客車一律定名為「雲豹」,更要仔細研究雲豹的設計美學,讓雲豹的圖案深植國人心中。美國人有灰狗,台灣人則有雲豹,宣誓著對土地的忠誠。

明天,當您的孩童對著國光號喊「貓咪」時,請別忘了告訴他:這是雲豹,是曾經徜徉在這個島嶼上最為雄健的主人,是情深意遠忠實守護的本土精神。

雲豹,雲豹,你將奔向何方,
可知我歸鄉的渴望?

攝影:邱志郁

 

灰狗,灰狗,你可知否?
地球另端,豹不如狗!

拍攝於美國費城。無論車款,色彩線條,和國光號的原始設計何等神似!雲豹何時才能有屬於台灣特有的尊貴和榮耀?攝影:邱志郁

※ 本文原刊登於翰林自然科學天地,經作者同意轉載。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