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深海的你?反核吉祥物? 也談哥吉拉

作者:賴品瑀

「看完哥吉拉,突然有個感想,核四還是蓋一蓋好了!...說不定,會把哥吉拉引來...」,搶先看了哥吉拉首映的好朋友忽然給了我這樣的訊息,真是嚇壞我了,他不是一向熱心社運,街頭行動幾乎無役不與的好憤青一枚嗎,這席話是什麼意思?是被盜帳號嗎?於是我回他「已經有核一二三了還不夠嗎?」

懷著這樣的驚訝與好奇走進戲院,看看60年來已經搬演了幾十次的哥吉拉,在最新的版本會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是一部讓人討論起反核話題的電影?我期待,在2014年所推出的哥吉拉,身為日本國寶,想必除了有長期以來日本對戰爭記憶、原子能愛恨交加的矛盾情緒外,應該也會回應2011年的福島核災。

哥吉拉代表的虛幻與現實

哥吉拉的出現總伴隨人類的尖叫與哀號。圖片來源:Yasuhiko Ito on Flickr

回首1954年「誕生」的哥吉拉,在人類的尖叫與哀嚎聲中,牠巨大身軀與噴出的火焰彷彿只是為破壞而破壞般的蹂躪船隻與城市;但其實許多影迷相信,這個故事來自於二戰原子彈轟炸以及第五福龍丸事件的影響,因此哥吉拉代表著大自然對人類的反撲,電影其實充滿著反戰反核的意味。

在一次一次地摧毀大都市、甚至與美國的金剛打鬥後,10週年紀念作《三大怪獸 地球最大決戰》開始出現「哥吉拉為保護地球而挺身對抗反派怪獸」的情節,還漸漸了出現「有親情」等擬人化的設定。

哥吉拉一度因為商業考量,走向與各種怪獸對打的兒童娛樂電影而沉寂,但1984年回歸大螢幕時,又將哥吉拉重新定位為一個破壞者。哥吉拉正式開始以輻射線為食物,也為了覓食而襲擊核動力潛艇與核電廠,而且牠的不可預測,更讓以先進科技自豪的現代人類感到絕望與無力。

也因此,好萊塢在1998年拍的《酷斯拉》,不但造型像是一隻巨型蜥蜴,更代表著將摧毀人類現代文明的威脅、破壞人類自豪的社會秩序安定與生命安危。最後,人類終究以各式各樣的戰爭武器成功毀滅了牠,這樣的劇情遭到死忠影迷與日本拍攝的續作憤怒反對與否認,他們說,「那不是哥吉拉,美國的學者誤認了。」

一切從「核」開始

在2014年版本,開頭便是核子發展的歷史,字幕在出現後又一行一行的遭塗去,告訴觀眾就是1954年的比基尼環礁氫彈試爆喚醒了哥吉拉,一個在充滿輻射的遠古時代中,靠著吸收輻射生存的巨獸。原本隨著環境改變已潛入地心,但隨著人類運用核能,哥吉拉開始出現在人類的紀錄中。

海上核彈試爆,喚醒了遠古生物哥吉拉。圖片來源:vaXzine on Flickr

在劇中的1999年,一座位在日本的核電廠因為神秘而規律的「地震」而發生事故,當時一位在教室中目擊核電廠爆炸的小男孩,失去了在核電廠工作的媽媽,同樣在核電廠工作的爸爸則變成偏執的陰謀論者,但他個人卻健康長大,15年後結婚,且擁有一個健康的孩子。

然而當年的事故,當局15年來所做的處理,搬演了福島核災後眾人開始理解的核工歷史「由謊言堆砌而成」的新常識。隨著長著翅膀的巨大怪獸「穆透」真實矗立在世間,才知道原來看似獨自打著「真相的孤獨聖戰」、從一個博士淪為瘋老頭所言都是真的。而除了一公一母的穆透在地球上到處肆虐搞破壞,哥吉拉也從海上現身。

哥吉拉是問題、還是答案?

哥吉拉看似較為沈穩,遇上了航空母艦還會下潛迴避,然而一次出現三頭巨大怪獸,對於人類而言還是太恐怖了,握有軍火的軍方盤算著將牠們引到無人地帶後,用核彈一次解決。

研究哥吉拉的學者們則提出質疑,首先,他們提出核彈似乎無法殺死哥吉拉,(原來50年代所謂的「核子試爆」是這麼一回事!!!)。再者,這些古生物以吸收輻射維生,體內擁有大量輻射,他們不知道當怪獸因核彈射擊爆炸後,輻射是否將會散出危害人類。

「現在核武的威力比當時強大了千百倍。」軍方仍是如此信仰著,無法相信科學家提出哥吉拉的出現其實是為了追殺穆透,那本來寄生在牠身上的傢伙。

有趣的是由日本演員渡邊謙(他在311災後還率先為災民朗讀了「不輸給風雨」)扮演的科學家芹澤博士提出了「哥吉拉會是答案。」他深信哥吉拉將會像個賢明的君王般,為地球找回平衡,人類無需插手。也藉此重申哥吉拉電影多年來演進出的「怪獸之王」尊貴地位。

白忙的人類

但畢竟哥吉拉光是上陸都足以引發海嘯,到底憑什麼信任牠?不願相信自己在這三頭怪獸眼中根本連個敵手都不算,不堪一擊的只能不斷尖叫與逃跑,人類仍然派出了航空母艦、核子潛艦、戰鬥機、軍隊。然而除了出動的核彈頭引起穆透搶食外,人類看來就是在白忙一場、徒勞無功的跑著龍套,甚至因此又在離岸不遠的海上又引爆了一枚核彈而自傷。

不同於多年來身材不斷長高長胖一再升級、與當年令人印象深刻的酷斯拉橫掃萬物姿態,此次電影不將怪獸打鬥橋段作為精彩的賣點;相反的,龐大的三頭巨獸的戰役,只能從義無反顧跳下的傘兵護目鏡視線、在地鐵站避難所驚懼的眼神裡,斷斷續續的、片段展現著。

當哥吉拉在成了廢墟的大都會中撂倒了穆透,帥氣地爬回海裡時,電視新聞將牠封為「本市的救世主」。然而叫人疑惑的是,如果哥吉拉真的為了擺平地球上的平衡、秩序而來,比起從遠古時代便一起生存著的穆透,人造的大規模城市不是應該更讓牠疑惑與無法接受嗎?為何電影告訴我們,哥吉拉所要主持的正義中,不包含應該是始作俑者的人類?

反觀這對穆透又何錯之有?牠們因核甦醒後,聲聲呼喚著對方,跑了大半個地球只為相遇,當公穆透將核彈頭送給母穆透的那一刻,不也顯得有點溫馨?當牠們發現愛的結晶陷入熊熊大火之中的悲鳴怒吼,又為何不讓人動容?

拯救地球的那道光?

哥吉拉「赤手空拳」的與穆透打了老半天,甚至因此傷痕累累,最後一刻才使出「大絕招」,豔藍色的火焰。但以一道光束拯救地球的戲碼其實不是哥吉拉獨有,像是1997年法國導演盧貝松的《第五元素》亦是如此,在風火水土四個元素的包圍之中,完美且懂得什麼是愛的外星人莉露將四股力量匯集,從身上發出光束擊退了一顆專門吸收邪惡力量(包括核彈頭,對,又是它!)而不斷擴大將吞噬地球的火熱星球。

沒有哥吉拉或外星人的神奇光束解救,我們還要看顧核廢料幾百萬年。credit:photogreuhphies地球在電影裡一次一次的搶救回來,但在沒有遠古怪獸之王的甦醒、沒有美艷外星人相助的實際狀況下,我們有什麼光束呢?真的有穆透、有哥吉拉可以幫我們把核一二三廠吃了,順道打包那些讓人傷腦筋的核廢料嗎?

我左想右想,是阿我們至少有「島嶼天光」,這道看起來是遜色多了的光,不只是來自青年的熬夜爆肝、拿著手機跟著搖滾樂團搖搖手罷了,更要來自更多公民的關心與反省,否則,誰知道下個因為人類胡作非為召喚出來的怪獸是什麼?

那可能會是不能醒的惡夢、不會散場的災難電影。是的,那些核廢料,人類要自己照顧個百萬年。

推薦文章